AB的異想世界

情緒與能量的交流 – 語言與非語言的反差

by , on
Dec 27, 2017

 

在社交場合上和新朋友聊天或是面對心儀的異性時,你是否會糾結著不知道該怎麼跟對方產生有質量的交流?也許你聊了一些你擅長的領域以及生活的熱情,結果發現對方沒有反應,或是對方說了一些他擅長的東西,但因為你完全不了解,結果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而勉強一直聊下去的結果實在太痛苦最後就不了了之。每次的交流一直重複這樣的劇本發現自己總是很難遇到跟自己真正契合的人。

 

你回頭看你身處的社交場合,總是會遇到那一位很耀眼又最受歡迎的人,大家都圍繞在他旁邊,每次他一說什麼話大家都笑得很開心,就算他說了一些蠢話或是些無厘頭的話,甚至有時候不說話,大家還是很喜歡圍繞在他旁邊。你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歸咎到因為他是個外向好動的人,天生就會說笑話,外表討人喜歡,所以他說什麼大家都會笑。而因為你是內向的人,你的熱情都是很靜態又非常冷門的,所以沒辦法逗大家開心。

 

難道內向的人就沒辦法在社交場合產生高價值嗎?
難道因為自己很有知識涵養,一般人難以了解,所以在社交場合反而吃虧嗎?
難道那些外向的High咖就是因為不聰明沒腦袋所以反而可以在社交場合不要臉搞怪吃得開嗎?

 

當然不是這樣,在社交場合有高價值的人不一定是天生外向,也不一定是他頭腦簡單只會說無厘頭的話,或許有些人真的是這樣,但也有許多人其實也是天生內向,腦袋很有內容又有知識涵養的,重點在於他們理解在社交場合交流時,背後其實有個隱性的互動存在,只是一般人不會發現,但只要你可以感受那個隱性的互動,你會發現原來過去你專注的地方順序錯了。

 

我們當然希望可以找到和自己非常談得來的朋友,可以一起深入聊到彼此都有興趣的話題,但是你很難期待一開始認識新朋友的時候對方就願意交心把自己最深層的想法告訴你,因為在社交場合上不是只有你在緊張而已,大家都在緊張,大家都在意自己是不是會說出奇怪的話,大家都擔心自己是不是會被當成怪人。所以在社交場合和對方交流的時候,你的首要目標不是確認對方是不是跟你談得來,不要急著確認對方是不是有跟你相同興趣,或是對方喜不喜歡你的熱情。你的首要目標是讓對方可以放鬆,可以感受跟你相處起來是舒服且有趣的。當你可以先確保對方已經到了放鬆的狀態之後,你想要說的「內容」才會達到效果。

 

想想你以前在學校上課的時候,那些大家很喜歡的名師有什麼特點?那些名師在上課一開始的時候,是不是通常不會直接進入課程要上的主題?因為通常一上課就帶入艱深困難的內容大家都睡著了。所以取而代之的是這些名師會先說個笑話,或是先說個引人入勝的故事,讓大家可以進入狀態之後,才開始課堂上的教學。

 

在社交場合也是相同的道理,你不能期待你遇到的人可以馬上跟你進行深層的交流,當然如果有遇到那是最好,但你不能總是期待這樣,因為一般人都必須要先進入放鬆與開心的狀態才會有動力進行互動。

 

那到底該怎麼做呢?我是不是要去網路上找個笑話當作開場來破冰呢?如果對方覺得這個笑話不好笑該怎麼辦?

 

 

你當然可以去找笑話,這些都可以當作是你的材料,但我這邊要提的是一個可以讓你有維度更高,發揮更廣泛的概念,這個概念叫做「情緒與能量」。

 

 

曾經有個脫口秀演員說出他脫口秀生涯的經驗,他說:「當我在舞台上面表演的時候,要讓觀眾可以大笑的關鍵不在於我準備的材料與笑點是不是夠精彩又好笑,最關鍵的是當我站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觀眾喜不喜歡我』。」

 

我當初聽到時覺得恍然大悟,要讓觀眾大笑的首要關鍵竟然不在於笑話,而是在於觀眾喜不喜歡他。

 

所以在社交場合也可以應用這相同的道理,你的首要目標不是展現自己的頭腦涵養有多高,你的首要目標是要讓對方可以放鬆,讓對方喜歡跟你相處。然而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對方喜歡跟你相處?說深入點就是當對方跟你交流的時候,他的某種非理性的情緒被觸發起來,無論這個情緒是被什麼東西觸動起來都沒關係,可能是你的一句話,可能是你的一個動作,可能是因為你當時什麼都沒做,重點在於讓他在跟你交流的狀態時,他的非理性的情緒被觸動起來就可以了,等到他意識到自己在跟你交流時竟然有這些情緒被觸發,他的腦袋就會告訴他原來跟你在一起很放鬆,很開心。

 

 

那麼要怎麼觸發別人的情緒呢?

 

這個方式叫做「情緒的交流」。

 

 

什麼叫做情緒的交流?意思就是如果你希望對方要可以產生某種情緒,你自己必須要可以先自發性地產生出必要的情緒,然後再用這樣的情緒去感染別人。比如說你看對方很緊張然後希望對方可以有放鬆的情緒,那麼在這之前你必須要讓自己可以鬆到比肉鬆還要鬆的狀態,然後透過這樣的情緒去感染給對方,在你緊張的時候你是很難讓對方感受到放鬆的,除非你是專業的演員。然而要可以在緊張的環境讓自己放鬆下來,你必須要先有辦法讓自己脫離腦袋的那些雜音,因為真正會讓你緊張的不是外在的環境,應該說那些會讓你緊張的外在環境很多時候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大部分都是你腦袋創造出來的雜音,那些你認為自己不夠好的聲音,那些你以為大家在批判你的聲音,但其實那些都是虛幻的,大部分的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沒這麼在乎你。

 

當然你可以捨棄情緒的交流,也就是你不需要自己先產生那樣的情緒,你先斷掉自己的情緒,然後極度理性地去研究所有內容以及話術,完全機械化地使用這些技巧來去觸發對方的情緒,達到你希望的結果。然而這樣的方法你必須要付出一些成本 。

第一個是你必須要是極度專業的說笑話達人,因為你完全理性知道該怎麼操作這些話術來達到那些效果,所以你必須長時間去練習這項技能,然而如果你的人生志業不在於當個說笑話達人,那麼你投入的這些技能練習成本就會很不划算。

第二個成本就是你的情緒會受到極度的煎熬,因為你想在自己沒有快樂的情緒下面讓對方快樂,你想在自己不放鬆的狀態讓對方放鬆,這樣的情緒衝突長久下來是不健康的,因為你會跟對方產生距離感,你等於是看著自己可以把對方弄得很開心但是自己卻完全沒有感覺。

 

 

極度理性的外在技巧當然有很大的好處,他可以很量化的測量你努力的成果,每次練習的結果你可以檢討與分析然後下次改進,對的東西就是重新複製,錯的東西就是捨棄不用,非常有效率。我建議的方式是兩種都要訓練,先觀察自己的情緒之後,再研究怎樣的外在技巧是適合自己的,而使用這些外在技巧時又隨時觀察自己的情緒,這樣的交流不但贏了對方,也贏了自己。

 

那麼除了脫離自己的腦袋以外,怎麼樣更擅長地做情緒的交流呢?

 

 

首先要知道什麼樣的元素很容易阻礙你做出情緒的交流的維度,

這個元素叫做「邏輯」。

 

 

邏輯推演有個特性,他的過程在乎的是對錯,在乎的是有沒有道理,在乎的是有否矛盾,他期望的是得到一個不可變動的真理。然而當我們極度陷入邏輯的世界裡面時,我們的情緒波動會很平,甚至讓人昏昏欲睡。因為你要就是對的,不然就是錯的,一切都像是機器一樣的冷冰冰,沒有任何的矛盾以及驚喜在。你也許推演出了完美的邏輯,找出了完美的真理,但就像那個脫口秀演員所說的,雖然你找出了完美的笑話,但是觀眾不喜歡你也沒用。

 

「邏輯」還有個缺點就是他的可預測性,你可以預期結果就是對或是錯,一切都井然有序,然而當事情都是可預測的時候我們不會有任何驚喜,意思是情緒沒有波動,這就是「邏輯」的局限性。但如果你脫離了邏輯,你就有能力創造出不可預測性,而這樣的不可預測性就會是情緒交流的好夥伴。

 

這邊要注意的是,脫離邏輯不代表你在跟人交流的時候要變成瘋狂自走砲似地完全發瘋,而是當你發現你在跟對方交流時因為陷入「情緒的死寂」時,你要注意自己是不是掉入了「邏輯的陷阱」?如果是的話你要趕快跳脫出來放棄邏輯而跟著情緒走。只要邏輯不干擾情緒的行進,那你要有多麽邏輯思維也沒有關係。

 

再來產生情緒的好方法在於眼神以及肢體語言,因為當我們和別人交流的時候,我們不可能隨時隨地都在說話,而且我們也總有話題說完的一刻,但是眼神以及肢體語言是只要對方還站在你前面的時候,你們就一直再透過這個媒介交流著,而且眼神和肢體語言透露出來的訊息很隱諱,會讓對方覺得好像了解但又無法確定。當我們在說話的時候,我們可以比較明確的知道對方說出來的的意思,但是眼神和肢體語言卻會有更廣泛的遐想空間,當對方發現你眼神直視他的時候,他可以感受到你的自信,他不需要聽你講就可以感受到你散發出自信的訊息,因為你講出來很多時候反而代表你沒自信,不然何必拿出來說?再者許多眼神接觸也可以讓對方有更多猜想,這是所謂的他可以接受到某些你很明確的訊息,但是又有很多不明確的訊息必須要釐清,也就是說如果你善用眼神和肢體語言,你交流的維度會更高,你發揮的空間可以更廣。

 

所以說為了在社交場合有良好的交流而多研究「該說什麼話題」當然是好的,但是不要為了找到「完美的話題」而犧牲了「眼神接觸和肢體語言」,因為通常很多人在糾結該說什麼話的時候,他的眼神接觸和肢體語言的交流幾乎是零。

 

 

然而「話語」和「眼神接觸與肢體語言」並不總是互相衝突的,很多時候這兩種交流媒介是可以互相搭配造成加乘效果,這個方法叫做「反差」。

 

 

比如你微笑看著對方,hold住你的眼神接觸,並且和對方肢體的距離非常接近,你的全身散發出來的訊息就是告訴對方說你喜歡她,你感受到對方也很放鬆對你微笑,你知道對方認可了你這樣的訊息,然而在這一刻但是你卻微笑地看著她笑說:「你很奇怪,我完全不想跟你說話。」

 

由於你的「眼神肢體」和你的「語言」表達出來的訊息是完全反差,邏輯完全相衝,所以會產生出情緒的波動,那麼交流就會變得更加有趣。

 

然而要可以善用這樣的技巧的前提在於,你要可以先很擅長非語言的交流,你要可以先捨棄話語,讓你可以更加專注在眼神和肢體接觸,確保每次的交流你有透露出明確的訊息給對方,你必須要有更多的實戰經驗,知道自己在用這些非語言非理性的情緒交流的時候,你的訊息有完整地傳達給對方,而你感受到對方的回應是有接受到訊息,在這樣的狀態下,你才能確保你的「話語」有帶出「反差感」。

 

最後要提醒的是,當你在使用這些反差感的技巧時,要知道你一切的目的只是為了產生情緒的波動與交流,不是為了欺騙對方或是把對方當傻子,你必須要保持你的真誠並且尊重對方的存在。當你發現交流的過程力度太大而對方覺得莫名其妙時,你必須要回到真誠的你,說明剛剛只是開玩笑。這樣的行為可以讓對方知道你不是毫無社交直覺的怪咖,讓對方了解那一些都只是為了讓彼此產生有趣的交流而已,通常在社交場合擅長交流的人會理解你,這些人通常很放鬆也很寬容,因為他們也了解這些隱性交流的概念,不會對你這麼苛求。另外這也會讓你在交流過程中讓對方知道你的交流維度很高,你可以進行非常有內容又誠懇的交流,同時也有能力脫離邏輯進入情緒與能量的交流。

 

這篇的分享就到這邊,希望你可以開始脫離交流時「話題與內容」的局限性,而開始深入社交場合中「情緒與能量」的隱性交流,在我最新推出的即時視訊線上課程「夢想生活」的內容裡,有更多如何實際的例子如何達到「情緒與能量」的交流,報名即將結束,詳細內容歡迎點擊以下的連結
http://www.abovelight.com/build-your-dream-lfe/

Instagram

Follow Me!